高级干部的低级错误

华南师范大学纪委监察处/廉政文苑2015-06-11 21:11:17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评论:0点击:收藏本文

高级干部的低级错误

一个党员对纪律的态度,是检验其忠诚度的硬指标,是确认其信仰牢固程度的度量衡。蔡孝乾、顾顺章的覆辙鲜血淋漓,教训历久弥新:主动培根固本、祛病除邪,是领导干部的基本政治责任、终身政治义务,被动接受监督是远远不够的——司机一心要把汽车开下悬崖,谁能挡得住?

  中共台湾工委书记蔡孝乾,对西餐情有独钟,由此铸成大错。

  1950年1月29日,在蔡孝乾家蹲守了三个月的台湾国民党特务,正要撤走,没想到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特务问:“姓名?”

  “张三。”

  “来这干什么?”

  张三叹口气:

  “想来老朋友家蹭饭吃。你们有好吃的吗?”

  不管张三是不是蔡孝乾,先稳在这里做诱饵再说。于是特务天天给张三买饺子吃,吃得他心满意足。

  过了几天,张三的胃口提高了:

  “哥儿们,我想吃牛排都快想疯了!”

  特务们很慷慨:“你看去哪家?”

  张三脱口而出:“去波丽露吧!”

  波丽露是台北市最有名的西餐厅,看来张三是一条大鱼。

  张三果然是美食家,牛排只要半熟,刀叉运用自如,酒水点心、主菜配菜,一样没少点。末了,打着饱嗝发感慨:

  “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过瘾、过瘾!”

  享受了大餐当天,张三神不知鬼不觉溜走了。气得特务头子谷正文拍着桌子大叫,不把这家伙抓回来,你们都去死!

  经过与照片比对,发现“张三”正是蔡孝乾!

  进一步搜查蔡家,又有意外收获:蔡孝乾太不专业了,竟在一个小本子上写了一堆人名,比如:吴次长!

  国民党党政军机构中,姓吴的副部长只有一个人: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中将。

  吴石是我党潜伏在国民党内部官阶最高、地位最险要的干部,被捕之后坚贞不屈,英勇就义。他的牺牲所造成的损失不可弥补。

  但是蔡孝乾在哪里?

  这天,嘉义县报告:有人冒充共产党台湾地区负责人,多次向当地有钱人拉赞助,承诺台湾解放后安排出资人当官。拿了钱之后,他就去吃喝嫖赌。谷正文立即派人赶往嘉义。

  刚到目的地,特务就发现路上有个人很显眼,因为他穿着西装!

  到了跟前,特务们乐了:“蔡书记,您这是去哪里呀?”

  蔡孝乾十分沮丧:“去镇上,想吃西餐想疯了。”

  特务们消遣他:“你做地下工作的,在乡下还穿着西装?”

  蔡孝乾说:“吃西餐当然要穿西服。”

  特务们与他做交易:“要么现在就死,要么天天吃西餐,你决定吧!”

  蔡孝乾犹豫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沫:“能不能吃了饭再商量?”

  嘉义的西餐水准比不上台北,蔡孝乾照样吃得津津有味。酒足饭饱之后,蔡孝乾当场决定归顺国民党。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蔡孝乾既爱美食,也爱美女。妻子病故后,他连哄带骗,霸占了只有14岁的小姨子。蔡孝乾希望,把小姑娘接过来一起住,最好给点钱把喜事办了。特务们一听,都惊呆了。

  蔡孝乾有着耀眼的经历。由于工作出色,很受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的器重,是唯一走完长征路的台湾省籍干部,担任过八路军总政敌工部长。在延安,他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处分过。抗战胜利后,中央考虑到他熟悉台湾,对他委以重任,寄予厚望。

  1946年7月,蔡孝乾到了台北,建立了组织,各项工作风生水起。不久,蔡孝乾被花花世界吸引,作风漂浮起来。他热衷于跟地主、资本家打交道,喜欢炫耀自己的真实身份,侵吞了一万多美元公款,天天带着小姨子吃喝玩乐。中央的嘱托,党的纪律和地下工作的基本规矩,统统被扔到脑后。

  蔡孝乾叛变后,疯狂地把枪口指向了他的战友们,台湾党组织遭到毁灭性破坏。谷正文也承认,蔡孝乾如果像周恩来那样坚定缜密,历史可能改写。

  蔡孝乾并非唯一。早在20年前,一个更大的人物也干过这种事。

  顾顺章,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周恩来领导的中央特科班子成员。他的爱好是玩魔术,水准相当高。

  1931年美丽的春天,武汉市民被一个魔术师彻底镇住了。

  近日,在汉口新市场游艺厅舞台上,突然冒出了一颗明星。此人总是扮成西洋小丑,憨态可掬。他的表演出神入化,观众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口口相传,一票难求。

  国民党特务机关注意到了这个情况。特务头子徐恩曾派一个中共叛徒跟踪魔术师。

  1931年4月24日傍晚,叛徒认出卸了妆的魔术师,正是自己在中央特科的老领导顾顺章。叛徒冷不丁叫一声:“老顾!”顾顺章一回头,束手就擒。

  徐恩曾客客气气跟顾顺章交心。仅仅两个小时之后,顾顺章就宣布投降。

  顾顺章出身底层,脑子灵光,陋习不少。参加革命后,组织上派他与陈赓一道,去苏联学习政治保卫和特工业务。顾顺章如鱼得水,很快学了一身绝活,易容化妆、魔术表演、机械修理,无不精通,甚至能让手枪消音,为党屡建奇功。连国民党特务机关都认为,顾顺章是大师级的特工,他叛变后,徐恩曾首先让他给手下讲专业课。

  随着业绩和地位的上升,贪图享受的毛病凸显了。上个月,顾顺章护送张国焘和陈昌浩去鄂豫皖苏区工作。完成任务回到武汉,竟悄悄包了个二奶。

  干这种事最费钱,但这难不倒顾顺章。他讨厌隐蔽战线纪律严、不自由,渴望走到聚光灯下,露露脸、弄点钱。台下的掌声、粉丝的倾慕,特别是来钱那么容易,让他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春风得意,欲罢不能。

  由于顾顺章掌握了几乎所有的核心机密,他的叛变给我党造成了极为惨重的损失:党的重要领导人恽代英、蔡和森,以及隐蔽战线的许多骨干,接连惨遭毒手,连党的总书记向忠发也未能逃脱。如果不是潜伏在徐恩曾身边的钱壮飞反应神速,如果不是周恩来处置得当,中共中央第一时间从上海转移到中央苏区,后果不能想象!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向全国通缉这个“中共最危险的叛徒”。在中国革命史上,这样规格的通缉令仅此一回。

  作为受党教育多年、肩负重大使命的高级干部,蔡孝乾和顾顺章为什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毫无顾忌地践踏党的纪律?个人嗜好的乐趣果真如此之大,足以与党的事业和个人千秋声誉交换吗?

  据谷正文回忆,他第一眼就看出蔡孝乾没什么信仰,“只要能充分满足他的物质欲求,慢慢地,就可以主宰他,到那个时候,他什么话都会说。”他认为,台共之所以失败,“领导人蔡孝乾的浮奢个性是一个严重的致命伤。”被捕的几个工委领导,当时在狱中天天开蔡的批斗会,也说他“完全是一副资产阶级的嘴脸”。

  当顾顺章的行为越发散漫不羁的时候,他的老同学、中央特科的同事陈赓,忧心忡忡地跟人说:老顾迟早会叛变投敌,你信不信?中央特科的另一个干部、瞿秋白夫人杨之华也有预感,因为她发现顾委员“吸鸦片、打老婆、逛妓院”。

  徐恩曾晚年出版了一本书,详细描述了顾顺章事件。

  经过故意闲聊,徐恩曾判定,顾顺章思想空洞无物,对马克思主义理论了解不多,更谈不上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干革命工作就是为了混饭吃。让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反水,不用费力气。

  果然,随着谈话的深入,顾顺章脸上的敌意越来越淡。最后,顾顺章说:你让我考虑一下。于是,这个曾让国民党闻风丧胆的红色特工,投入了敌人的怀抱。

  看起来,蔡孝乾和顾顺章有着共同的行为链条:因为强烈的私欲、漠视党的纪律、背叛了最初的选择。实际上,正是苍白空洞的灵魂,使这根链条得以形成。

  私欲本是人性之常,如果胸有理想信念,必然心存敬畏,贫贱、富贵、威武不能夺其志。一旦根基摇摆不定,纪律必然形同虚设,恰如习近平同志所指出的那样,“总开关”问题解决不好,这样那样的出轨越界、跑冒滴漏就在所难免。

  一个党员对纪律的态度,是检验其忠诚度的硬指标,是确认其信仰牢固程度的度量衡。共产党存在的目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使它与资产阶级市侩政党根本不同。在真正的共产党员面前,纪律最重,人民最高,党的利益最大。每一个共产党员,都应做到“政治信仰不变、政治立场不移、政治方向不偏”,自觉战胜人性的弱点,从根本上解决遵守纪律的问题。

  同时,党对领导干部比对普通党员的要求更高,一贯强调纪律面前人人平等,纪律面前不存在所谓“大人物”和“特权”。这是因为,同样是破坏纪律,领导干部所造成的后果,一般比普通党员更严重;级别越高,危害越大。

  蔡孝乾、顾顺章的覆辙鲜血淋漓,教训历久弥新:主动培根固本、祛病除邪,是领导干部的基本政治责任、终身政治义务,被动接受监督是远远不够的——司机一心要把汽车开下悬崖,谁能挡得住?(习骅)


标签:#错误 #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