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余纪委书记进京集训 香港廉政公署官员授课

华南师范大学纪委监察处/晓闻天下2015-06-15 09:36:37来源:华南师范大学评论:0点击:收藏本文

 中纪委提升培训层级,传递出中央反腐决心,课程中“应对网络挑战”、“把腐败扼杀于萌芽”成为亮点

  ■ 核心提示

 

  6月18日,全国400多名市级纪委书记进京集训。这是继去年全国县纪委书记轮训之后,又一次大规模纪检干部培训。

 

  按中央纪委监察部制定的《2009—2013年全国纪检监察干部教育培训工作规划》,5年内中国将纪检监察干部轮训一遍。

 

  中纪委副书记何勇在开班仪式上表示,市级纪检监察机关在反腐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中纪委提升培训层级,意在让地方纪检人员更快更准确地把握中央的反腐意图和决心。

 

  6月21日早晨,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到中央党校门口接一名来访者。

 

  门口工作人员得知车延高是纪委书记培训班的学员,便拒绝来访者进入校园,“有规定,纪委书记班不允许在校内会客。”

 

  车延高有些意外,以前在中央党校学习,则可以会客。

 

  今年6月,车延高和全国400多名市级纪委书记在京,进行为期9天的集训。

 

  中纪委提升培训层次

 

  去年集训县纪委书记,今年集训市级纪委书记,培训层级提高;表明中央深化反腐的决心

 

  6月21日中午12时许,京城闷热。

 

  哈尔滨市纪委书记姜国文满头是汗。谈起正在进行的培训,他用“解渴”来形容他参加培训的感受。

 

  在6月18日开班仪式上,中纪委副书记何勇指出,市级纪委书记是市级纪检监察机关的主要负责人,承担着带领纪检监察干部推动反腐倡廉的重任,不仅要学习、领会、贯彻好中央和省(区、市)党委政府反腐倡廉的决策部署,也要紧密结合本地市级,创造性地开展工作。

 

  这段讲话,指出了此次给市级纪委书记多方位“充电”的动因。

 

  事实上,从2009年起,国家加大反腐力度。

 

  在那一年,中央政治局相继审议并通过了一系列反腐倡廉条例。其中包括《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等。

 

  中纪委、监察部等部委也下发了《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

 

  并且,在2009年5月8日至6月10日,全国2000名县纪委书记分别到北京、杭州等地进行集训。如此大规模的基层纪委书记集训,在党的纪律检查工作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汪玉凯长期关注基层纪委书记集训。他是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他认为,按照行政层次划分,基层纪委的培训应该由各省纪委完成。但此次中纪委一竿子插到底,就是要提升培训的层次。

 

  “集中培训,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保证培训的质量和标准化。”汪玉凯说。

 

  “这也表明中央深化反腐的决心。”汪玉凯认为,大规模培训基层纪委书记的背景,是当前腐败蔓延的势头并未得到有效的遏制,地方基层纪委反腐实力有待提高。因此,去年集训县纪委书记和今年集训市级纪委书记,目标都是一样,就是要提高基层纪委的业务能力,让他们更快更准确地把握中央的反腐意图和决心。

 

  部长司长轮番授课

 

  监察部副部长郝明金对工程建设领域中的腐败现象做专题讲座,指出对其监管难

 

  在何勇开班讲话后,重量级的授课者们相继登台。

 

  他们带来多元化的课程内容,不仅有工程建设领域的反腐形势和要求等纪委的本职业务培训,还有多门课程涉及政治、经济和外交等不同领域。

 

  其中监察部副部长郝明金的讲课,让纪委书记们注意到了一个腐败发生的重点领域:工程建设。

 

  郝明金讲的是“关于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的工作思考”。

 

  他说,工程建设活动具有涉及面广、金额巨大、环节众多、主体多元、权力集中的特点,监管的难度大,是腐败现象易发多发的领域。

 

  郝明金透露,近一年来,全国共排查规模以上项目34万余个,发现问题14万余个,整改问题近6万个。共受理举报线索15438件,立案8195件,给予党纪政纪处分4616人,移送司法机关2781人。

 

  国家发改委综合司副司长郭兰峰、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和中纪委副书记张惠新等做相关主题讲课。

 

  400多名市级纪委书记,分成10个班,每个班2个组。姜国文所在的组一共19名纪委书记。

 

  “这19个人,每个人来自一个省。”姜国文说,这样分组是为了让纪委书记们更多了解省外城市反腐做法。

 

    网络反腐受重视

 

  “如何用好网络”成为培训内容;专家认为,只有注重网络举报,有助深化反腐倡廉

 

  “如何用好网络”进入纪委书记培训班课程的消息一经发布,迅即引起社会关注。

 

  写在课程表上的题目其实叫“应对互联网挑战做好网络宣传工作”。主讲人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新闻宣传管理局局长李伍峰。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我国的反腐格局已经发生变化,体制外的反腐力量异军突起,尤其是网络反腐,但有些纪检监察部门官员的观念可能还不适应,认为“网络举报连名字都没有,怎么能相信”。

 

  他认为,此次培训中专题涉及网络,应该强调将体制内的反腐力量和体制外的反腐力量都发动起来,让两股反腐力量形成合力,反腐倡廉才能深化下去。

 

  对曾担任过武汉市委宣传部部长、目前是武汉市纪委书记的车延高来说,网络更是不陌生。他在两家门户网站上开有博客,还有微博。

 

  车延高介绍,武汉市纪委有专人负责网络舆情监控,及时掌握各类网络举报。网络举报,已成为武汉市纪委一个重要的信息渠道。

 

  武汉市曾处理过该市硚口区一名官员赌博案件。车延高说,当时的举报就是来自网络,赌博官员被人录了像。

 

  不过网络举报很多时候也是真假难辨。车延高和姜国文均表示,应该审慎对待网络举报。他们都曾接到过不实的网络举报。

 

  “但就算有些网民不够客观,只要不是恶意的诽谤歪曲,就不成为问题。”广州市纪委书记苏志佳说。

 

  如何借鉴香港反腐?

 

  香港方面来传授反腐经验;有纪委书记认为,因体制差异,纪委工作不独立,很难同级监督

 

  6月23日,香港廉政公署社区关系处助理处长穆斐文,登台给400多名市级纪委书记讲“香港打击腐败的经验和成功要素”。

 

  外界有人称这节课为“开眼课”。但很多纪委书记并不认可,他们中有不少人都曾去过香港廉政公署学习。

 

  哈尔滨纪委书记姜国文曾去香港学习。在他看来,香港与内地文化、体制都有很多差异,“香港高薪养廉,公务员都很谨慎,不会为了一点钱丢饭碗,而我们公务员工资低、侥幸心理浓……”

 

  香港廉政公署专员汤显明曾表示,廉政公署之所以成功,关键有完善的法制及执行体制,尤其重要的是廉政公署的独立性。

 

  姜国文认为,纪委也要保持独立性,但目前同级监督很难,“比如同级纪委书记很难监督同级党政一把手。”

 

  姜国文也做了探索,试图打破同级监督难题。他在下辖的五常市尝试设立“乡镇纪工委”。

 

  姜国文首先撤去了五常市21个乡镇的纪委书记,然后“在人员编制、财政负担总量不增加的前提下,三四个乡镇设立一个纪工委”。并且,“纪工委”的人权和财权直接归属县纪委。

 

  于是,纪工委的领导由县纪委常委兼任,他们与乡镇一把手同级,就能很好地对乡镇领导进行监督。

 

  姜国文说,成立纪工委后,村民上访大大减少,因为乡镇干部和村干部不敢再勾结起来侵害农民的利益。

 

  但这样的试验是否能扩大到县市,姜国文也不得而知。

 

    “把腐败扼杀于萌芽”

 

  培训强调要惩防并举,地方纪委开始寻找预防腐败的措施,有学员在思索“谁来监督基层纪委”

 

  在这次集体培训中,“推进惩防体系建设”也进入培训班课程表。而这其实是在落实近年来中央高层强调的纪检监察工作方针。

 

  从2003年以来,胡锦涛多次强调抓紧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十七大明确提出,要以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为重点,加强反腐倡廉建设。十七届四中全会也强调,要加快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

 

  在2009年度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检查工作汇报会上,中纪委副书记何勇再次强调,要加大从源头上预防腐败的力度。

 

  这次培训也提出惩防两手都要硬。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说,要建立有效的惩防体系,纪委必须树立正确的政绩观。

 

  车延高说他的观念已改变。“过去总认为多查办案子,就是纪委的政绩。现在是要把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车延高说,他还有一个想法也被改变了,过去对举报的问题,总觉得查实了才是政绩。而现在,他觉得纪委应该“帮他们摘掉这些不实的帽子,让他们踏实工作”。

 

  姜国文也在总结如何才能更好地教育官员,他发现,利用同职级、同行和身边人的反面典型进行教育,“效果很好。”

 

  在采访中,受访的纪委书记们不约而同地都在思索一个问题:“谁来监督基层纪委”。

 

  他们表示,一些纪委官员中也出现腐败现象,浙江省原纪委书记王华元、湖南郴州原纪委书记曾锦春都是这类反面典型。

 

  “哪个机构来监督我们呢?”在广州市纪委书记苏志佳看来,对于基层的纪委,理论上有人监督,比如党委、老百姓和舆论,都能监督纪委,但实际中没有一个监督纪委的机构。

 

6月26日,市级纪委书记培训班的学员们将结束培训。至于培训有何成果,还需这些纪委书记在各地反腐中接受实践检验。

 

[来源:《新京报》]